余洪斌 介紹

余洪斌
  • 廣東梅州人,1963年出生於新疆阿克蘇
  • 1990年景德鎮陶瓷學院雕塑專業畢業
  • 中國雕塑學會會員
  • 上海視覺藝術學院時尚學院特聘教授
  • 廣東省文史館油雕院特聘研究員
  • 現任廣東外語藝術職業學院美術系

收藏紀錄

  • 香港藝術館
  • 廣東美術館
  • 廣東橋樑博物館
  • 中山大學現代史研究中心
  • 新石灣美術館
  • 東莞21空間美術館
  • 成都許燎原設計藝術博物館
  • 四川漢博國際
  • 廣州龍盛傳媒
  • TCL營銷集團
  • 廣州美聯廣告公司
  • 高家公共藝術顧問公司


參展紀錄

  • 2016 「亞洲時刻」中日韓藝術交流作品展 (東莞‧嶺南美術館)
  • 2015 韓國京畿世界陶瓷雙年展‧國際競賽展 (韓國‧利川世界陶瓷中心)
  • 2015 南方南方‧藝術的60種體驗展 (廣東‧新石灣美術館)
  • 2014 「夢想飛揚」魅力藝術家大獎 (廣州)
  • 2014 「大慈大悲」壹基金海洋天堂計畫 (深圳、北京、成都、廣州、上海)
  • 2013 「形塑」新具象雕塑專題展 (東莞‧21空間美術館)
  • 2013 「原道」中國當代藝術的新概念 (香港‧香港藝術館)
  • 2012 東亞現代陶藝交流展 (臺灣‧鶯歌陶瓷博物館)
  • 2012 第2屆廣東省陶藝大展 (廣州)
  • 2011 亞洲現代陶藝交流展 (日本)
  • 2010 亞洲當代陶藝展 (韓國‧首爾弘益大學美術館)
  • 2010 第6屆杭州全國青年陶藝家作品雙年展 (杭州)
  • 2009 中韓當代陶藝交流展 (廣東佛山)
  • 2009 中日韓現代陶藝新世代交流展 (日本)
  • 2009 「隱藏的和諧」成都當代陶藝家邀請展 (四川成都)
  • 2008 景德鎮當代國際陶藝家邀請展 (景德鎮)
  • 2008 「三國演義」中日韓現代陶藝新世代交流展 (廣東‧石灣陶瓷博物館)
  • 2008 「中國姿態」首屆中國雕塑大展 (北京‧長春‧廈門‧西安‧上海‧廣州)
  • 2008 「時代.印象」中國當代藝術家工作室特邀展 (深圳)
  • 2008 「異化」廣東當代陶藝實驗展 (廣東佛山)
  • 2008 第2屆廣東當代陶藝大展 (廣州)
  • 2008 第4屆全國青年美展 (北京‧中國美術館)
  • 2008 中山當代陶藝作品邀請展(廣東中山)
  • 2007 第1屆廣東當代陶藝大展 (廣州)
  • 2007 景德鎮當代國際陶藝家邀請展 (景德鎮)
  • 2006 第8屆全國陶瓷藝術設計創新評比 (江蘇宜興)
  • 2005 廣東省工藝美術精品展 (廣州)
  • 2001 廣州國際藝術博覽會 (廣州)
  • 1991 紀念黃遵憲先生當代書畫藝術國際巡迴展 (北京‧紐約‧巴黎‧臺北‧莫斯科‧東京)
  • 1990 第11屆亞運會體育美展 (廣州)
  • 1990 第4屆全國陶瓷藝術設計創新評比 (景德鎮)

創作自述-關於我的藝術(自述)

黑格爾說:「藝術起源於生活」是所指人類的某一種藝術形式或行為源自生活的遭遇,其實,能自由的表達或發自內心的傾訴,才是藝術真正的本質。正如貢布裏希(sir E.H.Gombrich) 所說的「世界上沒有藝術,只有藝術家」。

按籍貫分,我是廣東人,應該性格溫良、內斂沒有強烈的擴張意識。然而命運卻讓我出生在浩瀚的塔克拉瑪幹大沙漠的阿克蘇,並且一待就是二十幾個春秋,是塔克拉瑪幹消解了我的童年、少年、乃至春春,同時也形成了我對自己看出去的世界,與我看回自己內心世界的一種獨特的價值判斷。

因為自小患有嚴重的語言障礙,我喜歡獨處,一個人茫茫的沙漠裡一待就是一整天。沒有水、食物,有的也只是我兒時吃過的一種小如黃豆的野生植物-野葡萄。寂寞、靜謐,四周一眼望去即是天地相連,像離自己很近很近的感覺...偶爾,有小鳥自頭頂飛過,發出幾聲略帶沙啞的尖叫聲,似乎在詢問:「你是誰?你來這裡做什麼?」偶爾,來自地平線,沙堆之後會現出一個黑點,等到越來越靠近時,炎炎烈日下,一襲厚厚的炭黑色條絨裝束,與那每一腳都有大半節踩在黃沙中的大皮靴人,會與我目光對視,一副泰戈爾又或者像列夫.托爾斯泰,不!更像是阿富汗男人的兇悍的眼光,也似乎在詢問我:「你是誰?幹嘛在這裡?」

是的,我是誰?

當我漸漸的老去,並移開了那片養育我的土地時,在我的籍貫地有著同樣的遭遇...被懷疑、被排斥的眼神:「你是誰?你不是我們的同類,"外埠人"?」這似乎讓我糾結在米蘭.昆德拉《身份》的小說中裡,就像尚.馬克一樣,內心糾結中。

在今天全球化帶來的社會問題下,藝術中"我是誰"成為了最深刻的話題,藝術從向外看轉向了往內看,這其實是回到了藝術的本源。反思我的藝術旅程,回顧我的人生,我質疑的,與我一直最樂意不斷實踐的,就是透過圖像的形式,與自己內心對話。

我沒有哲學家的頭腦,但我會一股腦兒的去看尼采、康得、傅柯、喬姆斯基...等,原因是想透過他們來瞭解自己。我有家,我自認不是什麼好人,但我很愛我的母親,我會把大年三十能待在她身邊陪她一起度過,當成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幸福,這也是我們北方人對家的理解-「娘在,家在;娘在哪裡,家就在那裡。」我以小孩做為我的藝術主要表現方式,其實是一個借題,我同時會將這一表現方式延續至我的生命終結。

十六歲,我成為了一個中小學美術老師,今天我依然在大學從教。因為過去,才有了現在,與孩子或年輕人相處,我覺得內心踏實,和對洋溢著的美好生命的欣賞,這可能是塔克拉瑪幹沙漠給予我太多死亡的記憶了,於是我喜歡生命,喜歡天地下一切有生命力的東西,這同時也是我長年以來一直使用白瓷來進行藝術實踐的理由。

我欣慰於我做到了,因為作品的每一次實踐,都將成為永恆,這是傅柯的考古學帶給我的啟發。


余洪斌 作品